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三十三章 食人魔与狼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1:01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三十三章 食人魔与狼

野兽的直觉往往比任何智慧生物都要准确,昨晚上这头聪明的座狼就使用自残的方式硬生生抗拒了某个存在的强性召唤,没有被卷进那场注定自己只会沦为炮灰肉酱的危险战斗当中,今天雨林中一下子少了很多和它一样的掠食者的踪迹就足以证明它的睿智。

但是这一次,座头狼却决定违背一次自己的直觉。

原因他,和虚飘渺的直觉相比,座头狼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面前的猎物,仅仅只是一个离群落单,没有爪牙,身体瘦弱的人类幼崽,他身上下都是可以让自己果腹的鲜美嫩肉,没有油腻的脂肪,没有硌牙的粗骨,是难得一见的上佳猎物。饥肠辘辘的它根本就抗拒不了鲜肉与生血的**。

何况,如果自己在这种食物面前都要灰溜溜的转身逃走的话,那这头老狼身为丛林猎手的尊严将荡然存。

是谁说野兽就没有尊严的?

戈隆与座头狼中间相隔的潭水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尽管戈隆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食肉兽,但他还是被猛扑而来的座头狼狠狠地撞在了胸口。

座头狼的头盖骨坚硬比,甚至可以硬抗住普通的刀剑锤斧的猛击,戈隆被狼头狠狠地撞中,瘦弱的身体顿时横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撞在数米远的一棵大树树干上。前后的冲击力道在戈隆胸口处猛烈交击,他只感觉到胸口一闷,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已经忍不住喷了出来。

作为老练的丛林猎手,老狼的连环攻击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戈隆趴在地上,还没等他调匀呼吸,后脖颈子就感觉到一股湿热的臭气,完是依靠本能,戈隆的身体直接向侧边滚开,然后他就感觉到身边一阵腥风刮过,座头狼那小牛犊子大小的身体就已经擦着他的衣领冲了过去,虽然没被直接咬中,但是戈隆还是感觉到半身发麻。

对于其他食人魔战士来说,座头狼这样的野兽和野兔野鸡差不了多少,都属于味道还不错的猎物野味,大的区别也就是块头大些,肉多些而已,相比体型细小的野兔野鸡,身形较大的座头狼反而还好抓一些。但是戈隆的身体素质和同龄的人类少年相比也没有多少优势,在座头狼这样的大型野兽面前,身为弱肉强食之“弱肉”的他,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

但是现在的戈隆已经不同往日,他已经输可输,退可退了,以前能够保护自己的族人亲人现在都已经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而他的小半人马雅尔塔,又不得不绞尽脑汁将她危险嗜血的半人马族人尽量引离戈隆,此时此刻也没可能出现在这里。

当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的时候,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只有自己。

此时戈隆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但是埋藏在血液灵魂中的,属于食人魔,不,是属于远古半神,独眼巨人王格鲁尔血脉中的战斗本能与嗜血的凶狂却被彻底地激发了出来。

面对扑面而来的血盆大口,手寸铁的戈隆直接将左臂横在了身前,主动硬塞入狼口,下一刻,伴随着一阵湿热恶臭接着就是钻心的撕裂剧痛,戈隆的左前臂已经被座头狼狠狠地咬住。

座头狼是半食腐动物,遇到食物稀缺的时候,甚至可以将有限的猎物的骨头都吃的一点不剩,齿牙之间的咬合力十分的惊人,戈隆这样的举动,疑是将自己的左臂自行奉上,但是就在座头狼试图将这条细小的胳臂直接咬断,当做是今天大餐前的开胃小菜的时候,却突然发觉到有些异常。

嘴里咬着的猎物手臂原本肉质细嫩,口感十足,座头狼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牙齿穿过芬芳的血肉,与猎物手臂骨骼之间的剧烈摩擦,但是一瞬间,它就感觉到口中手臂的硬度有了巨大的变化,原本细嫩的血肉很就变得十分坚韧涩牙,座头狼甚至觉得自己咬住的不是人类的手臂,而是一株铁木的树心。再到后来,它甚至想要松口都做不到了,它的牙齿被戈隆硬化后的肌肉死死地挤住,而戈隆失去理智的疯狂铁拳也在这一刻狠狠地落在了它的胸肋上。

作为黑手食人魔部族唯一的指定厨师,戈隆亲手处理过的座头狼食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对这种“食物”(生物)的身体结构自然十分熟悉,哪怕是失去理智也清楚的知道它的骨头,尤其是头盖骨坚硬异常,别说是菜刀,就连斧头都砍不破,皮毛也是又硬又韧,难以下刀,但是在座头狼的侧肋,准确的说第四与第五根肋骨之间,正是它心脏所在的地方,戈隆用尽浑身的力气

,一拳接着一拳,狠狠地砸在这片区域,果然,座头狼不仅露出痛苦的神色,而且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杂乱,戈隆脑海中一片空白,只知道疯狂的锤击目标,当耳朵隐约听到一阵骨裂的响声之后,戈隆一把抓住了软瘫的座头狼咬在自己左臂上的下颚,狠狠地一扯,可怜的老狼整个下巴都被卸了下来,疼的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戈隆从狼口中抽出的左臂隐约泛着几点金光,上下四排血洞流出乌黑的淤血,一阵阵钻心的剧痛冲刷着戈隆的大脑,不知怎么回事,昨晚上发生的一幕幕再次在戈隆的脑海中闪现,他只感觉到胸中充斥着尽的“怒火”,似乎要在他的体内猛烈炸开。

不,这绝不是什么错觉,戈隆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不做点什么,不把这股“怒火”发泄出来的话,他的身体就真的会像烟火爆竹一样炸开,顺应着本能,戈隆双手分开已经奄奄一息地老狼的嘴巴,对准那张腥臭的血盆张口大喊了出来,但是这一回,戈隆撕心裂肺般的嘶吼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从他口中喷涌而出的,竟然真的是一股熊熊烈火……

*******************************************************************************************************************

绥化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舟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黄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绥化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舟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