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軍警杯小說嫁衣

发布时间:2019-10-12 14:48:12

  明朝末年,燕京城外一座不知名的山中有一座叫做华光寺的庙宇,里面住着一老一小两位僧侣老和尚法名了空,還算是有些本事,附近的十里八鄉經常請他去,諸如什么選墓地看陰宅之類的事情正因为这样,了空每隔几日就有人来请他一去多则十天半月,少则七八天自然是有钱赚,可除去两人的开销也剩不下什么原本这华光寺还算有些香火,一众和尚也有个几十人但随着近些年天灾不断,百姓吃不饱穿不暖,再加之到华光寺路途遥远,久而久之就没人再来这里了寺里的僧人也都各奔前程了,到最后竟只剩下了空一人了

  虽说是出家人,但了空还是为此事愁眉不展了好久老天爷发怒,这年月百姓过不安稳,却是让了空这般的和尚有了活路为了维持生计,了空也算是呕心沥血,在一次作法事的过程中,他收留了一个孤儿孩子的父母都被山贼杀害了,了空见了心中慈悲大发,于是便将他带回寺里身入沙门做了个小和尚,还给他取了个法名叫做忘尘寓意为忘记尘世中的不幸,在寺里安心的做一名和尚无奈的是了空事情繁多,很多时候都不在寺里,这可寂寞坏了小和尚忘尘七八岁的年龄,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常常了空一走就独自守着诺达一个寺院,道是怎一个孤独了的

  可惜这方圆数十里都是荒山野岭,了空时常出门千叮嘱,不准他离开寺庙甚远,否则遇到危险就是天不应地不灵了起初几个月,忘尘还好围着寺院玩耍反草捉虫爬树摘果,倒也算有趣,可时间一长便觉得腻了,华光寺就那么大,想找点新东西着实不易后来了空看出他孤独寂寞,便领了一条小狗回来这么一来小和尚终于有伴了俗话说狗通人性,忘尘对它更是百般呵护,简直把它当做自己最亲密的伙伴了甚至连睡觉都在一块儿虽然不孤单了,但日子也颇显平淡还是那么一天天的过去每每了空一走,就剩下这一人一狗相依为命起来

  或许是忘尘的生活太乏味了,或许是天心不忍,一日清晨了空应邀离开了寺院到了早晨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小孩来到了华光寺这个小娃娃身穿一个红肚兜,光着一双小脚样子也就五六岁白白胖胖的头上还扎了个小辫子肉嘟嘟的小脸上溢着可爱的笑容他来到华光寺时,忘尘和小黑正在院子里玩耍,见一个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出现在门口,不禁的一愣随即问道:“你是谁呀”说完还稍有戒备的看着胖娃娃胖娃娃裂开嘴笑道:“哈哈,我家就住在不远处,平日里看你没意思,这不,来找你玩了”“恩我师父说这附近都是荒山,没有人家你一定是妖怪”忘尘毕竟七八岁了而且聪明活泼,闲暇的时候又听了空说了些神怪故事,因故有些敌意的说道听罢胖娃娃笑容不减道:“我哪里是妖怪了,你看我全身都是肉,还有鼻子和眼睛,我是来找你玩的”说完还自顾自的探出双手,让忘尘看清楚忘尘见状有些拿捏不定,小脸上颇显踌躇,只见他眼珠一转就笑呵呵地说道:“我师父和我说,狗能闻出气味来,你是不是妖怪,让小黑闻一下就知道了”说着就欲让小黑上前,胖娃娃无所谓的笑了笑道:“好吧,尽管过来吧”忘尘拍了拍小黑,小黑就走到胖娃娃身前,围着他转了几圈,忘尘在一旁看着,只见小黑眼中凶光一闪,作势欲咬,可就在这电光石火间,胖娃娃笑容满面,看似随意的用手摸了摸小黑的脑袋,结果小黑眼中的凶芒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更奇怪的事小黑仿佛见到了熟人,居然摇着尾巴用头亲昵地蹭着胖娃娃见到这一景象胖娃娃笑得更浓了:“哈哈,小和尚,你看它和我多好啊我要是妖怪怎么会这样呢”刚刚的点点异象望尘有所察觉,不过也仅仅是心中有些奇怪罢了而随后又见到小黑的样子,顿时戒心消除了九成

  于是忘尘兴奋地说道:“好啦你不是妖怪,我们可以一起玩了”顿了顿还学着大人的样子又说了句:“恩…看你的样子比我还小,这样吧,以后我叫你小弟,你叫我大哥好吧”胖娃娃一直笑盈盈的看着忘尘,听他说完道:“好,我做小弟,那我们来玩捉迷藏吧”“好啊好啊,哈哈平时都是我和小黑玩,结果它总能找到我,这次你找我哼哼你肯定找不到…”望尘喋喋道“哼还说是大哥呢,耍赖….”胖娃娃做气恼状道哎…别跑啊,我先藏……

  就这样,往日宁静的华光寺中终于有了生气不过这种生气渐渐的演化成了鸡飞狗跳,二人一狗玩得非常尽兴,都有些忘乎所以了,整座寺院中充斥着天真的欢声笑语是不是还夹杂着几声狗叫……而时间也在他们的嬉戏中悄然而过,转眼间胖娃娃以来了七天,时至傍晚,忘尘与胖娃娃玩得累了,就坐在寺院的前跟下休息,只听胖娃娃说道:“小和尚,我一会就要回家了过几天再来找你玩”忘尘闻言惊讶道:“都这么晚了,就别走了,今晚和我一起睡,对了,我师傅今天能回来说不准还有好吃的呢”几日来他们已经很熟了,一听胖娃娃说要走,忘尘顿时觉得有点舍不得,前后劝说了好几次,结果胖娃娃都无动于衷望尘看他去意已决有些失落的默许了最后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将胖娃娃送到不远的山道上,借着西天那快要消逝的余晖,目送着胖娃娃离开了只见胖娃娃走入不远处的山林中,竟倏地一下就此凭空消失了……

  而就在胖娃娃走后不久,了空就回来了他见忘尘那兴奋与失落掺杂的神情,不禁的有些纳闷,心想也许是孩童天性,自幼父母双亡自顾自的难过罢了于是便上前安慰了几句,便回房睡觉了

  自从这以后,胖娃娃就经常来华光寺奇怪的是每次来都是了空不在的时候,更奇怪的是每次胖娃娃离开后不久,了空过不了一个时辰就回到了寺里任凭望尘怎么留都留不住忘尘也没想过为什么,只知道自己有了个玩伴,开心的不亦乐乎就这样转眼间过了三个月,玩了一天的忘尘依依不舍得送走了胖娃娃不一会儿了空就回来了,见到忘尘一脸的兴奋样,还有些余韵未消,便上前问道:“这些日子为师奔波在外,你在寺里都做些什么啊”其实这段时间了空每次回来都暗中观察忘尘,他隐隐地察觉到了什么,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终于发问了“和往日一样啊,不过前些日子寺里来了个小娃娃,我们玩得可好了”忘尘毕竟年纪小毫无心机,又是在自己的师长面前,结果想也不想就说了出来了空闻言两道白眉微微一皱,略带急促的问道:“那小娃娃生的什么样子”很自然的忘尘毫无保留的,把事情的前后对了空讲了一遍了空听完褶皱脸上掩饰不住心中的惊喜,只见他掏出一团针线,对忘尘说道:“明日我还会出去,如果那小娃娃来了,他要离开的时候,你就悄悄的把这根针别在他的肚兜上”说完了空捋了捋胡须笑了笑“为什么啊师父”望尘不解的问道“现在和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照为师的话做是对你有好处的”了空说了句忘尘很不解的“哦”了一声就再不做多想了

  第二天清晨,果然了空早早的离开了没过多久胖娃娃就出现在了寺院里,见了望尘二人开心的一笑,就又开始了一天的玩耍转眼间到了午后,胖娃娃玩得正起劲儿,忽然间眉头一皱,一脸的凝重笑容顿时消失了这种情况忘尘很少看见,于是便上前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没事,我得回家了”胖娃娃说完也不待忘尘回话,竟自快步离开了寺院,等忘尘追出去早已没了踪影…

  看着手中的线团越来越少,忘尘很奇怪师父的做法,不过还是照做了,胖娃娃刚走了空就出现在忘尘的视线里,两步来到近前一把夺过忘尘手中的线,没说只言片语就寻着线向门外走去,看的忘尘一头雾水,这时只听了空喊了句:“呆在寺里等为师回来”忘尘茫然的应了一声,便向寺内走去

  且不说忘尘,单说了空这一去就是一夜,寻着线翻山越岭,幸亏他有些法力,时而掠地疾行时而频频起落终于,他来到了一处怪石跟前借着月光走向怪石后方,赫然发现几片嫩绿的叶子,下面生的三个拇指大小的红色果子,一根针就插在其中一片绿叶上了空心中惊喜之意甚浓下手更是干净利落,五指微曲一把便将这绿叶与果实掐掉这一手是为了防止有灵性的人参借着土地逃跑随即用他那开碑裂石的掌力,一掌将怪石打成粉末,入眼的便是一节水桶粗的人参紧接着就地开始挖掘,结果越挖越是心惊,一个时辰过去了这人参已露出四尺有余,这竟然还没有到头的迹象,又用了将近一个时辰,了空终于将整个人参完好的挖了出来满身泥土得了空也顾不得什么高僧形象了,看着手中五尺多长已有人形的人参,终于疯狂的笑了,此时已是月满西楼,夜空中飘过一缕黑色的烟云,天地间暂时的陷入黑暗了……

  翌日,忘尘还在与胖娃娃一同玩耍的梦里却是被一股香气带回了现实,揉了揉眼睛仔细的闻了闻,顿时精神大振,自语道:“不知道师傅弄到什么好东西了,竟然不叫我”说着便一骨碌的穿好衣服,寻着香味儿向伙房走去一同跟来的还有小黑,它的鼻子可比忘尘灵多了来到伙房,只见了空面对着灶台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念诵灶中的火越来越旺忘尘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本想悄悄地掀开锅看看,可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大喊:“了空大师在么我是碾子村的王二,有急事找您”话音渐近,了空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望尘郑重道:“为师先去处理些事情,记住为师不回来不可擅自查看灶中之物切记切记”忘尘一向惟命是从,当即满口答应了空看了看望尘,顿了顿,便大步向外堂走去

  忘尘一人独自呆在伙房,想着灶中到底是何物,竟如此的香气四溢,令人垂涎三尺不禁的咽了口口水,痴痴的盯着灶台却又不敢越雷池一步喉咙不争气的动了好几次,有那么一会儿他甚至想打开来看看就在他快要耐不住的时候,了空回来了

  “为师要去碾子村走一遭,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切记为师不回来,切不可查看灶中之物”

  说完深深地看了望尘一眼,最后竟仿佛有些不舍似的离开了

  时间忽然间变得很慢,想起了空临行前吩咐的话,忘尘心里变得异常纠结,甚至脑海中还傻傻的想到:“要是胖娃娃在就好了,还能和我一起玩会儿”却是又忍不住咽了次口水,转念之间望尘又想到个问题:“奇怪,师傅走了胖娃娃怎么还不来”只叹得童心无邪,殊不知昔日的好友已在他面前的灶中,这一会儿怕是已熟的透了……

  时值正午,小黑围着忘尘转来转去,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长长的舌头流了一地的口水本来望尘就够心烦的了,又看到小黑这个样子,霍的站起身来说道:“师父啊,等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不是徒儿不等你,我是实在忍不住了,到时候给您老人家留一份就是了”祈祷完毕忘尘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灶前,一把掀开锅盖顿时整座华光寺香气四溢,他贪婪的吸了几口,便迫不及待的找来器具,把灶中之物盛了出来,小黑兴奋地直叫双眼中充满了急迫的神情

  却说这一人一狗不由分说,面对这般美味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由于刚刚出锅,烫的望尘直咧嘴,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小黑围着食物叫唤,一小块一小块的蚕食着,无论何种方法雅观与否,一人一狗是过足了瘾,越吃越香到最后也不烫了,一时间竟忘了给了空留出一份,直到忘尘坐在地上拍着肚子,口中叫嚷着有些吃撑了的时候才想起来了空临行前的话语终于回荡在他的脑海中了

  他正想着怎么和了空解释呢,忽觉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周身华光隐现,就在这时华光寺被一团五彩祥云笼罩,寺庙周围的景物都被镀上了一层五色霞光,似若仙境一般飘渺自然忘尘轻轻地一抬腿人便已在祥云之中了,这时只听:“忘尘,等等我啊”忘尘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一身黑衣的小孩踏空而至忘尘兴奋地说道:“你是小黑”那黑衣小孩笑着点点头,也不答话,待二人站定五彩祥云一阵华光流转,倏地带起一片霞云划过茫茫天际,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此时的华光寺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仿佛刚刚那一切都如梦幻一般,只有那尚有余温的灶台证明着一切,终于山道上出现了一个施法疾行的身影,只见那人袈裟舞动间便来到了华光寺看着伙房内单瓢篓空的景象,深深地叹了口气沉重的印了声佛号:“哎……阿弥陀佛”而这个人不是了空却是何人这正是:“一入沙门心自空,欲寻左道怎功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共 46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孤儿忘尘,七八岁的年龄,孩子的天真和童真在他童年世界里却成了一种束缚虽然好心的和尚了空收留了他但是孩子的生活是单调和寂寞有时候,师傅出门讨生计,忘尘只能和胖娃娃为伴一来二去,也没学到什么真本事,倒是孩子的好奇和贪玩的天性与日俱增孩子就是孩子,想让像师傅那样整天念经学法还很难胖娃娃的来访,让忘尘开心不已,快乐无比而一次锅里的刺鼻的特殊香味,让忘尘和村里的王二竟忘记了师傅教诲独自掀开锅......后来的事情,一目了然,仙境出现了,神奇出现了这正是:“一入沙门心自空,欲寻左道怎功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不可有贪欲,是你的想跑也跑不掉,不是你的强求也求不来小说人物刻画细腻,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欣赏问好感谢赐稿推荐【军警社团:雪梦儿】【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18: 8:18 本文已经经过军警文学社团自检,江山内未发现重文、抄袭

怀孕初期腿会酸痛吗
导致腹泻的原因
简述心绞痛的典型症状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