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不朽道魂 第278章 暗语?

发布时间:2020-02-14 21:53:18

不朽道魂 第278章 暗语?

直到众人一同向北进发,束瑾叶仍有些愤愤不平地道:“什么人呐这都是,他们刚刚真有那种卑鄙无耻的念头,想牺牲你重新稳定暗渊规则?”

玉凌笑了笑没说话。

于是束小公主的注意力就被他的笑容勾了去,一时间呆呆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咳、嗯咳!”念羽白开始在旁边大煞风景,朝着玉凌好一番挤眉弄眼,甚至不忘努着嘴示意旁边还站着紫尘若。

束瑾叶的小脸刷地一下红透了,赶忙扭过头转移话题道:“那个,那个……玉凌

,你现在到底什么修为啊?”

“通玄巅峰。”

“你骗人!”束瑾叶打死也不信。

过了一会儿,她见玉凌还是那副表情,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怎么会这样?你看看那边那个,都幻神初期了,你再看看那个,人家也化尊中期了,就连不远处这个,也自个儿突破到化尊初期了,明明你才是出力最大付出最多的人,怎么这么不公平!”

束瑾叶指的分别是淳谷风、云千重和景月。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化尊初期了。”念羽白好死不死落井下石。

玉凌完全无视了他,风轻云淡地道:“淳谷风他们毕竟在玄尊境界滞留很久了,此番突破也属正常。”

束瑾叶不开心地撅起小嘴,好半天才眼珠一转开导道:“哼,那是因为他们年纪比你大那么多!你要是也到那个岁数,肯定早就甩开他们十七八条街了!”

……这话说的,好像淳谷风几人有多老似的,撑死了也就比玉凌大两三岁啊。

当然,束小公主肯定会反驳,两三岁也是两三岁啊!

玉凌无奈地摇摇头,不再接话。

从表面上看起来,他的确是最亏本的那个,但实际上他的收获也不小。

撇开捞了一灵戒天材地宝不谈,蓝襄咒被离幽化解后,流散开来的能量全部都融入了玉凌身体中,玉凌的炼体境界只差一层窗户纸便能捅破,已经是炼骨巅峰的巅峰了,而且是不含任何后遗症的完美基础。而他的灵力境界也是通玄巅峰的巅峰,只要玄力一突破,肯定会引发连锁反应。

魂力是进展最大的,就这么莫名其妙晋入了第九念,一切水到渠成,没有任何阻碍也没有任何危险,到现在玉凌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

不就是蓝襄咒的力量侵入到魂海,然后神秘玉瓶发威将它们碾碎,再然后零落散开的纯净能量就推动玉凌一路破关斩将,顺顺当当地分到了第九念?

从五到九,这跨越也忒大了点儿。而且,不是说好的魂力越往后越难分念吗?甚至每一次都要遭遇精神分裂崩溃的致命危险?为啥他一点都没觉着?

玉凌迅速收敛心神,以防自己乐极生悲。

终于,他的三大体系齐头并进了一回,眼下只缺一个契机,就能一齐突破到一个崭新的境界。对此他并不焦急,毕竟他修炼的速度还是太快了点儿,慢慢打磨一下也好,没看很多人在化尊境这道坎上一停就是十几年吗?他好歹也停个一两年意思一下。

不过,他的灵力境界虽然是通玄巅峰,但由于本源暗渊之气还充斥在体内,数量上完全可以和化尊巅峰高手相媲美。这也算是好坏参半,好处是玉凌暂时有着很强的实力,坏处是他不知道还要和暗渊之气纠缠到什么时候去。不属于他的外来力量,终究是无根浮萍,他深刻怀疑自己突破不到化尊境是不是就是暗渊之气有所阻碍的缘故?

还要说收获的话,就是之前和蓝襄咒僵持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

开始玉凌全无抗衡之力,完全被蓝色霜华占据了身体,但当蓝襄咒的力量渗入血液深处后,玉凌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悸动。

有一种,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力量从他血脉深处涌起,这种力量谈不上霸道,甚至可以说温和而绵长,就像是源源不断的柔水之力一般,硬是将蓝襄咒排挤出了玉凌的血脉,将它挤压得七零八落。

玉凌也是由此短暂地恢复了身体控制权,然后当机立断和暗渊之王彻底融合在一起,借用他的力量和古雍一战。

不过隐藏在他血脉深处的力量终究太过被动,而且像是被什么东西制约封印着,无法酣畅淋漓地发挥出来,所以到最后蓝襄咒又反噬了回来,还是靠离幽的力量才将其崩溃瓦解。

但这么一番折腾后,玉凌感觉自己的恢复能力又强了很多,恐怕现在谁砍他一个血口子,如果比较浅的话当场就能愈合。

所以,综上所述,虽然淳谷风等人突飞猛进,但他也没什么不满意的。

“玉凌,我听言碎月他们说,徐澈将灵力废掉了,这才勉强活下来。”念羽白忽然脸色一正道。

玉凌不禁怔了怔:“你是说……”

“他现在经脉寸断,按常理来说,以后都不能修炼了。”念羽白缓缓道。

玉凌不禁皱起眉头,下意识想到了自己戴着的那块玉佩,他之前经脉寸断,就是靠玉佩的力量才愈合过来的。可是……玉佩中的气流完全不受他控制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导入到徐澈体内去?

“我那边倒是有一种丹药可以愈合经脉的创伤,但现在我又没法回到封域去给他拿来,所以我干脆没跟他提起。”念羽白又道。

“只能……以后再说了。”玉凌回头看了眼,只见言碎月在后头背着徐澈,两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虽然徐澈的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但总算没有那种心灰意冷的沉沉死气,只要他能暂且扛住这种打击,以后应该会渐渐好起来的吧。

看样子,得想点办法将玉佩中的气流引导出来。

念羽白点点头,瞥见束瑾叶到一边去和于凉聊天了,便忽然变了张严肃脸道:“阿凌,我跟你说个事儿。”

“说。”

“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那就别讲了。”

“……”念羽白险些被他憋出内伤来,好半天才喘上一口气道:“不行,我还是要讲。”

“那你倒是说啊!”玉凌已经对他无语了,这家伙每次都喜欢磨磨唧唧扭扭捏捏卖关子。

“那我说了哦……”念羽白吊足了胃口,才接着道:“老岳已经和你家尘若见过面了。”

“嗯。”

念羽白一脸挫败:“我以为你好歹还会问一句,然后呢?”

“哦,然后呢?”

念羽白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无奈道:“你这家伙到底是神经大条满不在乎还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我都替你着急啊啊啊!”

不远处的紫尘若不明所以地往这边看了一眼。

念羽白瞬间压低声音道:“现在还好,紫师姐还没表现出明显的偏向性,显然她只是记下了老岳的人情但还没有喜欢上他,但我觉得你真该抓紧了啊,不然老岳那家伙,指不定哪天就展开攻势了我跟你说!”

“嗯。”

“别嗯了,你给点别的反应!”

“哦,你说的很有道理。”

“然后呢,你是不是该相应的行动起来了?放心,有兄弟我帮你,一个顶俩,没问题的!”

“现在最紧要的难道不是离开暗渊?你有那闲情逸致不如想想待会儿怎么破开屏障。”

“……”念羽白深深感觉到了什么叫鸡同鸭讲对牛弹琴孺子不可教也。

唉,真是的,果然情商与智商不可得兼,像他这样情智两商并存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哎。

在众人急速赶路之下,只用了半天就来到了暗渊最北部,也就是暗渊的最深处。

看到眼前通天彻地的巨大屏障,众人忽然感觉到了一种由心而生的无力感。这东西……真的能打破吗?

玉凌刚向前走了两步,忽然一片黑光就在屏障前铺展开来,又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隔膜,随后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便回荡在众人耳边:“请输入对应暗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