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玄天战尊 564.第574章 心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5:35

玄天战尊 564.第574章 心

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多情最是无情,无情最是多情。

那些看起来多情的人,那些看起来对谁都好的人,是不是就是对谁都不好?是不是就是最无情的人?如果不是这样,他哪里有那么多的感情去对每一个人都好啊?人的感情怎么能够这么丰富?

而无情的人,就像是宋宁,就像是此时的宋宁。她看起来是这样的无情,她一次又一次毫不犹豫地伤害了韩宇,一刀又一刀地捅进韩宇的身体,他是不是真的就是这样无情?

如果真是无情,为什么宋宁此时眼中会满含泪水,她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她为什么有了一种比死还难受的感觉。

而明明此时宋宁是这样的想死,但她却没有自杀,而是直面韩宇,直面这个让自己看上一眼都会觉得无比心痛的男人。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或者说勇气已经无法支撑起这样的行为了。因为这是比面对死亡还要让人难受让人恐惧的事情。只有信仰,或者一些已经超越了勇气的东西才能做到。而此时支撑起宋宁的便是……爱!

对的,就是爱。宋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韩宇,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韩宇。她是一个杀手不应该有任何感情。而偏偏她又生出了感情,而且是深入心底的感情。

正因为有了这些感情,所以叫韩宇杀了自己的宋宁,无比的痛苦。

韩宇眉头紧紧皱着,看着宋宁,沉默了良久之后,才说道:“我不会杀你的,我说过的我会你三次机会。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给予你三次杀死我的机会。而现在你杀我,正是在我给你的三次机会之内。不过,呵呵……”

说着韩宇笑了起来,笑容有点无奈有点凄凉,也不知道韩宇想到了什么。

是觉得自己可笑吗?是觉得自己可怜吗?还是觉得自己可悲?明明知道对方是杀手,明明知道对方的目的是杀死自己,自己却一而再地纵容那人,好了吧,到了最后,终于吃到了足够的亏了吧

?差点又一次死在了那人手上了吧?

这样的人不是可笑可怜可悲吗?

这不是韩宇的想法,而是宋宁的想法,是宋宁觉得此时韩宇会有的想法。这是宋宁看着韩宇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就突然生出的想法。

“你杀了我吧!我已经用完了你的三次机会,现在你应该将你的敌人我,给杀了,否则只会让你以后很难过。”宋宁一边说着,一直握着匕首的手虎口已经开始破裂不断有鲜血流出,是因为心情太过于激动而用力过度。

韩宇大大地输了口气,然后将视线从宋宁身上转移了开去,说道:“我不会杀你的,至少现在不会。或许以后也不会。即便你想要再次杀死我。”

韩宇说着话,那边的老空和云安向着这边掠了过来。

说到这里,不得不讲讲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云安和老空能够过来这里?那些黄埔海的手下去了哪里了?

死了,是的,黄埔海的手下都死了。原因?原因很简单,因为黄埔海死了。

不得不说他们黄埔一家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心狠手辣只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他们的护卫或者说手下,都和他们三兄弟的性命有一定的联系。简单说来就是,黄埔海如果死了,他们身上的生机就断绝了,从而就断绝了某种维系那些侍卫的生命东西,继而这些侍卫就会死去!

所以,此时云安和老空才能向着这边掠来。

这是一种很好的让手下去卖命的手法,但同时这种手法是不是又将某些东西给抹杀了?像是现在如果黄埔海的手下没有死掉,是不是就会将韩宇等人给杀死,从而为他们两兄弟报仇了?

“韩宇大哥,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云安的修为很弱,所以老空只能带着云安一退再退,两人也就没有看见这边发生了什么,这也是两人此时回来这么迟的原因。所以此时云安也就有这么一个问题。

韩宇微微笑了笑,对着云安说道:“我没事。不过接下来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了。”

“韩宇大哥你真的没事吗?会不会哪里受到了什么伤害?你还在流血啊!”云安对于韩宇很是担心。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了。”韩宇继续微笑着说道。

“真的吗?如果没事就太好了。哈哈……”云安究竟还是一个小孩,听到韩宇这种淡定的说法也就信服了韩宇的说法。

“那么,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否则迟点是不是还会有什么人找过来就不知道了。”韩宇说着,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对付黄埔这两兄弟都这么麻烦了,如果黄埔东来了,又会发生什么事情?难道自己还能活着离开?

“那好……”云安也没有多想什么,便跟着韩宇一起向前而去了。老空自然是赶紧跟了下去。而当老空向前行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并没有像是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韩宇身上的云安完全忘记了宋宁,而是转头看了眼宋宁。

不过,在看了一眼宋宁之后,老空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跟在了韩宇身后。

就这样,韩宇和云安和老空,向前走了起来,速度不快,却逐渐远离,逐渐消失在了宋宁的视线之内。

宋宁很想再看看那个身影,哪怕是多那么一眼,她觉得哪怕是多看那么一眼那个身影,都会让自己更加开心一点。

而事实上,宋宁却发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当看着那个身影缓缓地缓缓地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宋宁的心只会越来越痛,越来越痛,痛到无以复加。

明明,明明前面的那个身影移动得是这样的慢,明明自己只要向前掠去,就能轻易追上那个身影,而自己却不能去追,却只能看见那个身影的离去,看着那个身影一点一点地离去!

这要比直接消失要比直接不见,要让人痛苦上多少倍啊?

终于,那个身影还是消失不见了,宋宁也再也没有办法板起脸,再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眼神变得冷漠,再没有办法阻止眼中的泪水,再没有办法故作坚强了。

“嘭”的一声,宋宁跪了下去,身体像是突然被什么掏空了,再没有力量去站着。

“呜呜……”宋宁哭了起来,大声哭了起来,毫无顾忌地哭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哭声响遍了整座大山,声音里充满了痛苦,充满了宋宁的痛苦。

宋宁想要让自己的声音传出去,传到那个男人的耳朵里,让那个男人知道自己的痛苦。但是!但是那个男人已经走远了,那个男人已经再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再接着,宋宁却又笑了起来,大声地笑了起来,像是疯癫了一般。又是一会之后,宋宁有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杀了我?我做错了那么多次,你为什么不杀了我?难道只是因为你的承诺?可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希望你能够杀死我。因为能死在你这样的人手中,不是比死在其他的人手中好上一百倍?”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就这样走了,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你为什么最后连看我一眼都不看?你最后为什么连和我说一句话都不说?你将我当成了空气吗?你知道你这样做,让我的心有多痛吗?”

“混蛋!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意思,为什么要留着我这个想要杀死你的人?而如果你对我有意思,为什么最后又要这样无情地对待我?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以为留着我的一条性命,会让我好过一点吗?不!一点也不!从此以后我不能死去了。因为这条命是你留给我的,我不能轻易让它死去。而不能死去的我,又将会承受多少痛苦啊?我现在就想死!”

“哈哈……哈哈……我……我这是怎么了?我究竟在说一些什么?我……呜呜……”

宋宁说着说着,再次哭了起来,开始有点思维逻辑错乱了,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一些什么。

或者这便是爱吧,爱到深处语无伦次,爱到深处乱七八糟。但无论是怎样的不伦不类,只要心痛了,只要眼泪流下来了,这便是真爱。所谓真爱,就无人能指摘,便应该让所有人都感动,便应该受到祝福。

可是!这个世界往往又是这么残酷,那些所谓的真爱往往又不会让人得到,又不会被人祝福,甚至最后只会留下悲伤。

宋宁痛苦地哭着,伤心地哭着,悲痛地哭着。宋宁在大声地骂着,狠狠地骂着。

“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我一定会杀了你的。这辈子你都别想着好过了,我会让不得安宁,随时随地都会让你感觉到死神是和你这样的靠近!”

宋宁狠狠地一吸鼻子,整张满是泪水的脸皱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欺负了的小孩子一般。

“如果要杀我,你怎么还有时间留在这里流泪骂人?你不是应该赶紧追上我吗?如此你才有机会杀死我啊!”也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从宋宁的前方传了过来。

埋着头在哭泣的宋宁,眼睛猛然就是一亮,连忙将头抬了起来,陡然看见了一个身影,一个自己以为从此以后会和自己再无交接的身影,一个叫做韩宇的身影!

“韩宇……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你不是已经走远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宋宁不由发出了疑问。

“我当然要回来,要不我怎么能够看见一个强大的女杀手哭鼻子,竟然也能哭成这个样子。原来杀手不但杀人厉害,就连哭也厉害,就算一百个小孩子都无法比得上你啊!”

韩宇嘴角微微勾出了一个弧度,微笑着看着宋宁说道。

“你……”被韩宇这样取笑,宋宁不由就是一阵大怒,狠狠地瞪着韩宇,叫道:“老娘会杀了你的,老娘一定会杀了你的!”

说着,宋宁高高地跃起,就如同一头野狼一般向着韩宇扑了过去。

然后……然后宋宁紧紧地抱住了韩宇,紧紧地,仿佛就要将韩宇融入自己的身体,从此不再分离。

同时,宋宁那张脸上再次泪流满面。

临沧白癜风
泰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临沧白癜风好的医院
泰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